推广 热搜: 考试动态  财会类  开通  审计  银行管理论文  现场确认时间  自学考试分数查询    起可查  英语 

中国当代文学理论的焦虑困境与出路

   日期:2021-07-26     来源:www.360aitou.net    作者:未知    浏览:226    评论:0    
核心提示:中图分类号:I0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3104(2013)06?0187?05进入新时期以来,中国文学理论进步此起彼伏。

“失语”焦虑

按理说,中国文论的整体形象事实上是大家自己对当地文学和文学理论认知的结果,其研究对象、言说方法和理论价值应当体现中国的年代品格和民族特点。但,30多年来,形式主义、清新好看主义、精神剖析、存在主义、结构主义、解构主义、符号学、叙事学、后殖民理论、海外马克思主义等西方文静理论思潮在中国文论的土壤中生根发芽,成为文学理论研究成员一同探讨的话题,即以西方的问题为自己研究的问题,把西方的规则奉为自己常识革新的规则。西方

文论就像“镜像”一样,只有通过它来观看自己,最后形成自我的形象。在西方文论的话语空间中,大家好像找到了研究的问题和办法,至于历史语境、文学习历史进步变迁、逻辑起点等等是不是与中国当代文学与文论的进步有相似、相通之处,彼此之间有没对话的可能,这部分问题则没非常不错地考虑到。假如说,大家只不过研究西方文学理论,研究其进步演变的规律与讨论其热门前沿的问题,类似西方文学界研究中国文学一样。但,当这部分理论主宰中国当代文论进步的时候,西方文论就像幽灵一样,构成了中国当代文论言说方法的阴影。

美国当代文论家布鲁姆写过《影响的焦虑》一书。作者非常不错地吸收了尼采和弗洛伊德两位非美国当地理论家的思想观念,并把他们的理论成功地运用到西方传统诗论的否定性研究中,向世人展示了传统影响的焦虑与超脱这种忧虑的方法,创造了独树一帜的“逆反”式批评理论。布鲁姆给大家的启示是,他者化的理论是自我创造新的观念和办法的基点,在否定、抵制与接纳、对话中,以现实的文学文本为依据,让异域的理论话语在当地理论建构中释放出新的生命力,达成理论的创生。笔者以为,这也是西方文论之所以不断进步和改革的根本缘由,也是西方文学进步的基本渠道。

中西方文化交流的不断加大,社会文化生活也随之发生了深刻变迁,西方各种学术资源在中国不断传播,使大家讨论一些文学理论基本问题拥有了外在的可能性,拥有了一个“发轫的环境”,按说应该成为中

国文学理论进步和创生的契机。遗憾的是,精神剖析、形式主义、新批评、结构主义、解构主义、后殖民理论等学术话语系统,大家在吸收和接纳的过程中走向了“滥用”和“泛化”的道路。1996年国内学者提出的“失语症”命题,就是对中国当代文论面对西方文论话语时发出的“集体无意识式”的责难,这也是中国当代文论患上“焦虑恐慌症”的深刻表征。

中国现当代文坛,为何没我们的理论,没我们的声音?其最基本缘由在于大家根本没一整套我们的文论话语,一套自己特有些表达、交流、解析的学术规则。大家一旦离开了西方文论话语,就几乎没方法说话,活生生一个学术“哑巴”。想想吧,如何能指望一个“哑巴”在学术殿堂里高谈阔论!如何能指望一个患了紧急学术“失语症”的学术群体在世界文坛说源于己的倡导,发源于己的声音!一个没自己学术话语的民族,如何能在这个世界文论风起云涌的年代,独树一帜,创造我们的有影响的文论体系,如何能在这各种倡导和主义之争中争妍斗丽![2]

这番话把整个文论界压抑已久的“焦虑不安”的精神窘境集中表达出来,展示出整个中国当代文论“焦虑恐慌症”的面相。正如蒋寅先生评论道:“其实我感觉,近年‘失语症’一词的时尚,已表明在这个问题上的确集中了学术界的某种焦虑。”[3]周宪先生也剖析道:“其实是一种文化认可焦虑的表征。这种焦虑自近代以来像一个幽灵一直萦绕在文化一同体中。说穿了,这是一种对中国文化“他者化”的忧患意识。”[4]“失语症”的提出与对其剖析的态度和立场让大家一同体悟到:中国当代文论的焦虑症状就是西方他者的影响导致的。大家知晓,西方现代文论深刻影响了中国现当代文论的进步,包括王国维、梁启超、蔡元培、朱光潜和宗白华等老一辈文学理论大伙,他们深受西方“他者”文化的影响,能融通中西、汇聚古今,创造了中国现代文论辉煌的画卷。但,现在来看,作为“强者”的西方文论遮挡和垄断了大家的注意力,使大家没办法真的察看和表达自己,在不少层面上“模仿”和“迁就”西方的文论话语,导致自己完全笼罩在西方文论的光芒中,一旦脱离这种光芒,大家就没办法根据我们的逻辑去推理和求证,进而丧失了自己说话的权力和革新的能力。布鲁姆在论述“影响”的负面成效时引用王尔德的话说:“影响乃是不折不扣的个性出售,是抛弃自我之最珍贵物的一种方法。影响有哪些用途会产生失落感,甚至致使事实上的失落。”[5](4)笔者以为,“失语症”的表述就能说明这一点。在西方他者面前,自我出售了自己表达的个性,对文学和文学理论的想象不再是从自己内心发出的真的是我们的想象,在非常大程度上是西方文论所发出的声音的回音。 在对待外来文学理论的态度上,大家并没像布鲁姆那样去“误读”,去阐释与过度阐释,完成对西方文学理论话语的转换,在交流与冲撞中提出新的命题或理论。“一些理论话语的引进,总是只保持一种话语的容易复制层面。一旦某种话语不再时尚,便毫不留恋地飞速撤离,转入其他话语的复制工作中。如此一种浮在表面的学术话语实践方法,势必致使对话能力的丧失、话语转换的失效。”[6]因此,在充分认识到这种容易的复制对中国当代文论导致的“精神创伤”之时,也是文论自觉之时,失落感和焦虑感自然会从看上去热闹的场面浮现出来。当第三面对西方文论的“他者化”影响时,大家不难觉察西方文论在中国文论面前像一个不真实的“镜像”,像一个虚幻的“爸爸形象”,彼此之间充满矛盾。一方面大家把西方文论作为中国当代文学理论进步的要紧参照系,对西方文论流派海量、思潮迭起未来发展趋势心存敬佩,感叹西方文论对西方文学史、文学进步变迁和文学文本的深刻认识;另一方面为了维持中国当地文论话语的独立性和自主性,对西方文论预先抢占了中国当代文论的建构空间而没办法超越,表现出更多的担心、害怕和惊恐。这样一来,只须这种局面存在,中国当代文论患上“焦虑症”也是势必的,这也是现在中国文学理论进步的窘境。

2、主体主同危机而产生的身份焦虑

伴随消费文化的到来,视觉文化日益占据社会文化的主导地位,视觉愉悦压倒理性的静观,以语言文字为媒介进行书写的文学开始渐渐被边缘化。与之呼应,经典意义上的文学理论的言说空间变得愈加狭窄,无论是在大学课堂,还是在社会文化范围,听众愈加少,文论研究也就成为少数专业人士在小圈子谈论的话题。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具备自我高度深思性的主体,文学理论研究者自然会意识到如下问题:我是哪个?大家是哪个?大家应该干什么和可以干什么?大家所做的关于文学理论常识的阐释和建构能否在彼此的交流和对话中站得住脚,大家所推进的文学理论研究是停留在“能指的游戏”的层面上,还是与现实的文学、年代紧密结合在一块,充分发挥出理论的讲解能力?当文学理论研究者在诸这样类的问题中找不到确切的答案,或者说自我在学术一同体和现实社会经验的地方得不到主观一定的时候,认可危机及其诱发的身份焦虑便由此而生。

在文学理论界,文论家大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饰演着“立法者”的角色,他们“牢牢地控制着趣味和艺术判断范围。这里的控制意味着不受任何挑战地操纵各种机制,以使不确定性变成确定性,意味着做出决定,发表权威评论,隔离,分类,对现推行以限制性的规定。换句话说,控制意味着对艺术范围行使权力”,[7](179)因此,在立法者的维护之下,文学理论形成了一套充分体现常识分子良心、社会责任、人文精神和审美观念的常识体系。在此基础上,立法者之间的立论、辩论和交流才是合法的。要紧的是,在那样一个充满追求崇高精神的意义世界里,文学理论研究者可以确认我们的身份认可。

依据美国存在主义理论家蒂利希的剖析,人的实存都是被非存在(空虚、无意义)所包围着,随时可能陷入虚无。个体体验到自己被这种非存在所包围并为之担心,这便是焦虑,即意味着对自己认可的存在可能会丧失的担心,或者我们的同一性丧失的恐惧,进一步说,一种熟知自己的感觉,一种从他信任的大家中获得所期待的内在自信的感觉遭遭到诋毁和威胁。针对中国当代文学理论研究者来讲,平时生活审美化与文化研究的风靡,使得文学理论的学科界限与研究对象不断扩容,研究办法开始向多学科、跨学科的方向进步,研究视角也向多元和建构主义的方向进步,如此一来,文学理论所预设的对文学经典的阐释、文学永恒价值和常见审美法则的建构被充斥着物欲与粗俗气息的大众文化包围,而大众文化培育的实利主义又让高高在上的文学理论的精英主义难以适应,同时,过去以哲学和美学为主导的文学研究办法被多学科和跨学科的办法所取代,文学的本质主义和统摄性思维被很多文学理论研究者指责为“一种僵化、封闭、独断的思维方法和常识生产方法”,[8](3)诸这样类观念和办法论上的轮番冲撞,让大部分人对自己认可的存在感到担心,一种熟知自己的感觉开始消逝。即便那些倡导解构主义的文学理论工作者,虽然他们抵制文学的本质主义特质,把解构和建构作为文学理论的常识生产方法,强调地方性建构和常识社会学的深思,但围绕常识建构引发的一些问题:建构什么?怎么样建构?建构的价值标准是什么?常识建构在哪些条件下成为可能?诸这样类的问题都是不确定的,悬而未解的。空虚和无意义的焦虑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随着着文论的研究成为一种当下常识分子的精神体验。借用蒂利希的话说:“人的存在包括他与意义的联系。只有依据意义和价值来对实在(包括人的世界和人本身)加以理解和改造,人才成为其人。”[9](46)面对文学理论常识体系的迅速转换和现实世界的工具理性的价值诉求,文学理论研究者对于所从事的研究工作容易产生一种丧失意义之源的焦虑。换句话说,打造在一同体基础之上的意义世界已经倒坍,相对主义、价值虚无主义开始风靡,固定与安身立命的价值准则丧失,面前永远飘荡的是一些固定的“非存在”和“虚无”的东西,再加上学术道德的滑坡,无意义、无根基、无方向感和漂泊感成为当代学人的精神状况,认可的焦虑将是很多有学术良知的常识分子精神上的“慢性病”,即他们对自己身份的不安和担心。

对于中国当代文学理论工作者而言,那种满怀雄心壮志去做“立法者”和重新打造“立法者”权威的认可是一种不太现实的想法。笔者以为,在一个到处浮现“合法性危机”的年代,大家只有在一种流动性、不稳定和矛盾的状况中,去考虑和塑造自己身份的认可,这也是面对五花八门的文化现实所做出的一种正常和健康的反应。如法国当代思想家阿加辛斯基在评价现代文化时所说:“今天,假如承认世界是不稳定的,其中包括货币本身也是不稳定的,那样,觉得存在着超越时间、永恒的模型的看法,在大家眼里就会看上去有的荒谬。”[10](28)用一种普适性思维、一劳永逸的观念去关照和审视文化现实反而有的“不正常”,甚至有的“病态”。海德格尔说,“只有面对虚无,才会想到存在”,所以,面对流动、不确定和可能性的虚无状况与由此产生的焦虑不安的心理,文学理论工作者更像一个“摆渡者”,摆渡于历史与将来、历史与现实、传统与现代、现代与后现代、中国与西方、中心与边缘、地方性与总体性之间,在摆渡和动荡中经营和体验对文学和文学理论的认识。她觉得,“现代意识是‘摆渡’和‘过客’的意识。以后大家要如此去思维:所有都‘到达”和“经过”。没任何固定的原因,赋予事物扎根目前并抵制时间所需要的东西”,“‘摆渡’是一种运动和短暂的体验,一种起伏变动和势必消失的体验,那样它应该有不少面孔;现代不只抛弃了永恒,也抛弃了时间性和历史性的单一形式”,[10](10?11)对于文学理论工作者来讲,做一个理论的“摆渡者”,脱离了“立法者”的永恒性和权威性,同时把自己抛入一个非存在(哲学讲存在与永恒等同起来)中,用变动不居的方法来体验这个世界,在丧失了所有意义的语境中考虑世界,从这一点来看,“摆渡者”与“阐释者”不同开来。这样这般,回过头来看看,文论家的身份演变经历了“立法者”到其身份地位的“倒塌”,再到“阐释者”的兴起及其地位的确立,再到当下“摆渡者“形象的浮现,由此,大家可以判定,文论家应该在变动和摇摆中确立和探寻我们的身份感。 3、焦虑困境的出路

从当代文学理论研究的进步来看,从本质主义、历史主义到解构主义,再到文化研究,文学理论研究大都围绕原典或制造一些抽象定义与对定义的不同理解和演绎展开讨论,并且这部分定义和理论看法的讨论大都是打造在西方经验的基础上,日益悖离中国鲜活的文学经验和现实。换句话说,当代文论离大家的现实经验愈加远,即便大家试图为自己建构一个怎么样多元开放的文论形象,也没办法掩饰事实上的精神空洞和“经验贫乏”,由于,中国当代文论尚未从根本上形成是我们的言说方法,既与历史经验相隔阂,又缺少现实经验。从这个意义上说,医治好中国文论的这一“经验贫乏症”,是中国文论摆脱“影响的焦虑”和确立“本体安全感”的重要所在。

第一,文学理论应该直面中国文学鲜活的经验与现实问题。这部分现实问题有当地的文化背景作为支撑,其打造在中国当地文学经验基础上的学术命题有真实性和现实关怀性。正如有学者所言:“假如大家不可以面对当下的文学现实,也就失去了理论的有效性,意义不大。大家当下所面对的文学花样翻新,目不暇接,丰富多彩,大家的文学理论应该面对这一现实,应该花费更多的精力去关心和阐发这一现实。”[11]的确,新时期以来,中国文学丰富多彩,文学现象层出不穷。譬如,伤痕文学、深思文学、先锋文学、互联网文学、超文本写作、口语诗写作、微小说、生态文学、底层文学、图文叙事体等等,这部分鲜活的文学形式体现了中国文学现实和经验的复杂性、特殊性、多元性和异变性,大家不可以容易地套用西方的定义和术语去总结和阐释中国文学的经验和现实问题,不然可能就是隔靴搔痒,这就需要文学理论需要从中国的文学实情出发,跳出单纯地追求文学理论自己的完美性和自洽性的冲动或设想,从中国文学的经验中产生当地性和原创性的理论。譬如,晚近在文学理论界出现的文学与图像的关系问题日益成为新世纪的“新学问”。文学与图像关系问题直面文学遭遇见了“图像年代”而带来的“文学危机”,与此危机背后整个人类所面临的“符号危机”,这一现实经验把一个鲜活的、有意义的问题推至学术前沿,这一研究有清醒的当地意识,不“停留在文化研究层面反复‘打滑’”,不过分“迷恋西方现代西学”而感到“影响的焦虑”,而是“重视中国传统和当地资源,更强调历史纵深感和实证精神,更关注个案剖析和小中见大”。[12]像类似如此的研究,超越了以往本质主义和反本质主义各持一端的做法,从历史命题和现实课题的立场上生发文学研究的理路,为走出文学理论研究困境提供了一种可供参考的解决方法。

第二,主张多元主义的办法论理念。文学是多元复杂的,因为主观价值判断的不同,与种种价值判断伴随不同历史进步而不断变化,因此,文学一直从整体上呈现出非稳定的特质,那样设想用单一的或者统一性的研究办法来解决文学的有关问题,这是不现实的。在这个意义上,强调查究办法的多元性、差异性与合法性,不是只承认一种办法或一种价值的合法性,而是在平等、民主和协商的语境中,坚持自己的差异与尊重他人办法的不同,达到最后一定不同研究办法及其价值的合理性的目的。但,在坚持多元主义办法论的合法性之下,大家还需要关注一些容易被忽略的有关问题。正如伊格尔顿所觉得的那样,大家应该庆幸各种批评办法的多元性,采取一种宽容的普世主义姿态,并为大家可以摆脱任何单一办法的专制而欢呼激励。然而,且慢兴奋过度。这里依旧存在着某些问题。其一,这部分办法并不是都能并行不悖。其二,这部分办法中有的几乎就不是什么办法。[13](199)大家应注意到,一方面尊重文学研究办法的多元性和差异性,从某种意义上为研究者奠定自己进行文学理论常识生产和建构的合法性;另一方面,多元主义研究办法存在的基础是差异,但问题是,一些办法是否切实可行,是否并行不悖,能否符合目前文学理论研究路径,这是需要引起大家警惕的问题,更为要紧的是,假如多元性和差异性被不适合地无限夸大,以致走向一种工具性的技术形态,或者只是一种研究的意识形态,就大概走向研究价值的混乱和无序,势必致使不同办法之间的冲突和对立,因此,多元主义办法论观念需要打造在文学研究办法进步规律的基础上,贴近文学理论和文学进步的现实,超越不同办法各执一端的做法,在彼此互补协商的情形下,推进文学研究的不断进步。

最后,重建文学理论的公共性品格。根据伊格尔顿的理解,“现代文学理论的历史乃是大家年代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历史的一部分”,“是由以察看大家年代的历史的一个特殊角度”,“纯文学理论只不过一种学术神话”,[13](196)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学理论与年代的政治、意识形态、文化现实等有着特定而密切的关系,因此,文学理论的常识生产不应该直接为大家的物质消费服务,为大众获得审美快感而辩护,也不应该脱离作家、现实文本只不过作为文学批评理论不断演绎的工具而变得愈加深奥。笔者觉得,文学理论承担着

向社会传播公共文学经验,与以文学经验为基础向公众传达对社会现实的批评和深思的职能,表达一种公共性的主体性话语。譬如进入新时期以来,在拨乱返正、思想解放的年代语境下,文学理论摆脱了倚赖于极左“政治”的地位,渐渐确立自主性的地位,表现出对个体与社会的本质关系、权力和生命的关系、历史文化传统和当下社会人的主体性等问题的深思和批判。渗透着文学理论工作者对常识、真理、生命存在、自由、社会正义、良心和个体价值的深刻考虑。虽然这部分体现终极关怀的考虑未必直接可以指导公众的生活,但这部分具备深度的思想观念可以影响社会公众对文学价值和人文精神的感知和评价。而当下的事实是,视觉文化的崛起和消费主义的风靡,使得大家的生活转向对个人物质幸福的追逐,而对社会公共范围的批判性深思能力看上去相对匮乏。与之相应,文学创作与文学理论呈现出公共精神素养“缺失”或者“消失”的景象,当下文学书写时髦、娱乐、休闲、惊悚、玄幻的世界远远多于对人性、道德和民族精神世界的沉思,而文学理论常识的价值取向也不再面对社会现实而获得我们的公共性品格。更为值得考虑的是,文论成就也成为文学理论学科建设、高校研究者职称评价体制中的硬性材料,或者成为物质消费和文化消费与专业化道路上常识生产链条上的“零部件”和“副商品”,这种过度“专业化”和“专家化”的走向,势必使得研究者陷入身份认可的焦虑和常识生产的合法性危机,而不敢“独立关注”公众文学经验和重大的公共范围事务。虽然上个世纪80年代的社会语境和文化环境不可能重现,但作为一种精神沉淀,公共性品格应该是当下文化实践和理论考虑的基点, 所以,面对消费意识形态的“吞噬”和学术体制的“规训”,文学理论工作者应该设法防止退缩和彻底的整理,重建文学理论常识拥有些批判和深思的公共性品格,发挥其在中国当下文学现实和社会公共范围中的要紧用途。

中图分类号:I0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104(2013)06?0187?05

进入新时期以来,中国文学理论进步此起彼伏。从办法论热到古时候文论的现代转换,再到平时生活审美化与文化研究热,再到晚近文学理论的深思热,文学理论研究已有长足进展,形成了多种理论看法,获得了丰硕成就。但从另一个层面看,当代文论研究却一直暗含着危机和被质疑的声音,诸如研究对象边界的模糊、办法的碎片化和研究的有效性等问题。钱中文先生在2012年中国中外文论第九届年会上的致词中,通过回顾当代文学理论的进步,指出这种危机的存在,觉得当下文学理论处在焦虑与不安中,好像所有还没真的开始,好像所有都要重新再来。[1]换言之,中国当代文论患上了“焦虑症”或“经验贫乏症”。本文拟在剖析这种焦虑困境怎么样产生的基础上,指出摆脱困境的出路。

1、“他者化”的影响而产生的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